咸鱼甜酒

原ID涂荆
高糖低产,博爱杂食
爬墙飞快,随缘更新
恶趣味糟糕!
欧豆豆是三茶

麋鹿

《麋鹿》
——麋鹿,迷路。
【1】
绿皮火车带着时代的旧影缓缓向北驶去。
托着头,疲倦地回忆,上一次坐还是很小的时候和父母一起出行的事情吧,后来这种火车就逐渐被淘汰了,也只有像这样比较边缘的地区还保留着。但是,也许过不久这里也会把这种k打头的绿皮车淘汰掉。
这种绿皮车行驶速度慢,隔音也不好,在车上哪里都逃不掉轰隆隆的声音,闷沉沉地催人入睡,又在人将睡不睡时发出嘈杂的声音把人拉回现实。
她揉了揉眉心,这是她很久以来的小习惯了,拿出放在钱夹里整整齐齐的车票,仔仔细细地又一次核对了时间,还有八个小时到站,那时候是凌晨四点,正好迎来北方的黎明。这边的天亮的真早啊。
她一边在内心发出这样的感慨,一边自嘲自己什么都不清楚就订票过来了,实在是有点慌不择路的狼狈。
说起来,这样任性地撂挑子,老板那边应该会挺难干,履历上也会留下污点吧,虽说早就做好了跳槽的准备,但这样自己也会受到挺大的影响吧。打住打住,她深吸一口气,不应该想这些。
但越是告诫自己不要这样想,越是忍不住思量着,自己不是名校毕业,专业能力虽然算得上优秀却也不算是拔尖,年龄不算小了,现在公司都喜欢压榨些小年轻,二胎政策一放开对女性的就业也越发苛刻了。想到这,她不禁有些难挨地捂住了脸,怎么办呢?未来那么难熬自己却不管不顾地请假逃出来了,当时为什么要意气用事呢?创意被主管占为己有又不是第一次了,再忍一忍有什么呢?
被烫成波浪的头发散下来遮住她半边脸,她的脸颊干燥无泪,只是有些喘不上气,需要断断续续地吐气,像是要把苦闷都吐出来。
我这样,算是什么啊。她无力地发问,
内心早就给出了答案
——败犬,夹着尾巴落荒而逃的败犬。

伴随着这样的思绪,车厢陷入了一片死寂与黑暗,她惊觉到,是火车进隧道了。
果不其然,在短暂的黑暗后,把隧道中呼啸的风甩在后面,光从车窗外洒进来,天还是很亮堂的,但是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她盯着微微颤抖的窗户,想到,天要黑了。

等再亮起来,我就到站了。

【2】
现在正是工作的时候,火车整节车厢里似乎只有她一个人,不务正业的人还是少的。这辆载着不务正业的她的绿皮车,一路向北,把她送到了伊春。那是一个沐浴在晨光和露水的小站,一个只有绿皮车的小站。

到了。她背着行囊独自下了站,在晨光中,身下拉出长长的影。

评论
热度(2)

© 咸鱼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