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甜酒

原ID涂荆
高糖低产,博爱杂食
爬墙飞快,随缘更新
恶趣味糟糕!
欧豆豆是三茶

《这个佣兵有点燥》(RR贱x荷兰虫,清新治愈欢脱风)

食用指南:1.和《这个杀手不太冷》没大关系,除了年龄差
          2.人设以电影为基调,存在私设和ooc
          3.存在漫画梗,但我没补完漫画
          4.用爱发电,拒绝bp
          5.荷兰虫姨母粉,本姨母心里荷兰虫世界第一无敌可爱,带有个人主观情感
        

【1】初遇

最近一段时间里,Peter·Parker的蜘蛛感应总是响得像烟雾报警器一样,你明明知道那玩意对安全防范有益,但大多数时候只是给你添了麻烦,并无济于事。

老天爷,你总不能无缘无故地闯进你邻居的家里,只是因为他是穿着红色紧身衣的变态,还经常差遣你去买墨西哥卷饼,这可不是邻家好邻居的作风。Peter苦恼地趴在桌上,而且我刚刚还把自己骂进去了。

Ned在桌子底下捅了捅他:“你为什么不去他家里看看呢。我是指光明正大的那种。”

Peter:“啊?他为什么要让我进去?你以为他是你看的那些日本后宫漫里的boss吗?”

Ned:“说不定呢?你可以说是友好的邻间拜访,拿着May的核桃红枣面包。”

“他搬来第一天,May就对我三令五申,绝对离他远一点。”Peter努努嘴,还原了那句嘱咐,“虽然这样在人家背后说闲话不是好行为,但是Pete,绝对,给我离那个红色紧身衣远一点。”

他刻意省略了作为后缀的变态一词,但Ned仍然注意到了这一点并笑得打跌。
“红色紧身衣哈哈哈哈,那家伙可别是你的粉丝。”
“不不不,绝没可能的!”

此时恼羞成怒的小蜘蛛并不知道Ned似乎有着预言的天赋,所以他依然很苦恼如何去接近那位看起来不太友好的邻居,要知道Peter上次帮他买饼的钱都没给呢。

但如果小蜘蛛和死侍没有交集这篇文章就无法继续,所以无论多么戏剧性地,两个人总是要有些交点,比如说,再给死侍买个墨西哥卷。

实际上Peter不愿意做这件事,因为这代表着他的皇后区最好的三明治里将少一些酸黄瓜和芝士片,但他还是败在了蜘蛛感应的叫嚣和死侍的近乎于神经质的喋喋不休下。没错,死侍,那男人终于自我介绍了,虽然听起来非常危险而且绝对不是真名,但是谢天谢地Peter可以不再叫他红色紧身衣了,那总让Peter感觉怪怪的。而且这次情形也不一样。

“hey,my sweet boy~能不能去给哥买个墨西哥卷?眼前这一幕可是限制级别的,PG-13①的。”
死侍提着两把武士刀,嘻嘻哈哈地给Peter打着招呼,他的语调又轻快又愉悦,仿佛他不是被堵在小巷里,连呼吸里都带着血腥的沫子,而是准备去参加什么聚会一样。

Peter有心辩解一句自己都15了,但一方面这很蠢,一方面也不适合,所以他沉默地离开了,伴随着身后死侍轻浮的口哨声。

Peter离开巷口就飞奔了起来,那欢脱得仿佛小鸟又像响尾蛇的口哨追在他身后,但被他奔跑时扔下的衣服逐渐盖住了,又也许是被他狂跳的心脏和奔涌的血液。

感恩stark的黑科技,Peter换制服效率很高,绝对不会出现找一个电话亭换完制服出来后发现受害人已经死了的黑色幽默,所以他得以在死侍下死手的时候出现,及时制止。

“嘿,大叔,这可是法制社会,不是《教父》,不要拿着刀枪发生巷战,这可一点也不酷!”
Peter,不,这个时候是spider-man想到,呵呵,PG-13?
虽然小蜘蛛嘴上开着调皮的玩笑,他也没有天真地指望这群人真的束手就擒,开口前他就发射了蛛丝。
当然,毫不意外的,死侍躲开了。
小蜘蛛感到了一丝微妙诡异的满意,果然不愧是让我蜘蛛感应变成火警报警器的人。
可下一秒,现实教会了他什么叫天真。

死侍,他竟然像是个暗恋自己班风纪委员的不良少年一样停住了,天知道,小蜘蛛已经在脑海里模拟了如果死侍非要冲过来如何应战了,尤其是嘴炮上。小蜘蛛忍死侍很久了,他决心要把死侍吊起来打趣。
——嘿,讲真的,你比昆汀②还能说。
可他竟然乖乖地停了下来,即使不能完全用乖乖这个词来形容,但这让小蜘蛛打好的满肚子腹稿都没了用武之地。

“well,”小蜘蛛感到了窘迫,这时候他又似乎变回那个Peter·Parker了,这令他感到有一点点沮丧。
“收起你的刀,这一点都不酷……emm,我不是说刀不酷,实际上他们挺awesome的,”小蜘蛛的机械眼睛不由自主地放大了,“他们是货真价实的日本刀吗?忍者用的?”

死侍又以那种轻快得让人感到有些轻浮的语调,“当然啦,手办可不能砍人,spidey”
随即他爆笑起来,为了自己的俏皮话,“可是它能过安检③。”

小蜘蛛也被他逗笑了,可他立马意识到这是不合时宜的,于是他又尽量装出一副靠谱的成年男性姿态,甚至忘记在脑海里追究一下spidey这个称呼。
尽管不合时宜,这确实是一段令人愉悦的对话,这稍稍放松了小蜘蛛的警惕,他也许不是我想象的那样。这种想法甚至让小蜘蛛有点愧疚。
“那么,死侍先生,也许这里发生了一点误会?”

“误会?我喜欢这个解释,充满戏剧张力和滑稽感。”死侍玩味地欣赏了这个发问,“实际上确实是这样的,天呐,你的修辞学得真棒,这就是个误会。”

小蜘蛛回想了一下自己文学赏析得到的c,感到了些惭愧,对体育老师的④。
“所以,您愿意解释一下吗?我想我们都该回家了。”
他竟然不自觉地还用了敬语!还有回家!该死的礼仪课!这绝对会被嘲笑的!

但死侍抓到了另一个小蜘蛛更不想让他抓到的重点。
“是的,我是说我有点想吃墨西哥卷了,不知道我可爱乖巧,又甜又软的小朋友有没有给我买?”

小蜘蛛在心里咬牙,没有,绝对没有买!还有可爱也就算了,我已经习惯了,可这次居然用了四个同义词形容我!
“所以,发生了什么?”他努力不让这句话像是咬牙切齿从嘴里蹦出来的一样,可实际上小蜘蛛根本不需要担心这个,这样仍然是软软的,奶声奶气的。

死侍又笑了起来,这次小蜘蛛不再觉得他风趣幽默了。
“你为什么不问问神奇的海螺呢?”
“哈?”
小蜘蛛正摸不着头脑,死侍的笑声戛然而止,摆出了严肃的样子,虽然这令他显得更加神经质了。
“我们之间存在着不死不休的误会。他们从黑暗中夺走了我唯一温暖的慰藉,而我从小露宿街头,家里留给我的地方只有一个小小的碗橱,我曾经有过战友可他们都死了,现在我小小的慰藉也没有了!”

小蜘蛛被吓到了,他不知道如何应付这种愤怒与悲伤,他近乎徒劳地祈求道,“先生,我不知道你遭遇了什么,可你应该给自己一个机会,把他们扔到警·局,结束痛苦又黑暗的旅途,然后走出来。”
小蜘蛛心想该死,我在说什么玩意儿,他会冲上来砍我吗?
可死侍诡异地笑了笑,示意可以。

小蜘蛛走过他时,忍不住停了停,这个男人身上有着疯狂与血腥交杂的味道,让小蜘蛛想起火焰燃烧时迸溅出的肆意又躁动的火星。他鬼使神差地锤了锤这个男人的胸口,想说些话安慰他,可什么也说不出来。他走出巷口时,余光瞥到男人双手环胸,抑制不住地颤抖。

小蜘蛛看了一眼罪犯,拉紧了蛛丝,这种行为估计会被说有点幼稚,但他确实想这么做。对于还是孩子的小蜘蛛来说,即使他直面过无数罪恶,他依然会对罪恶感到悲伤,不是愤怒或是仇恨,是一种悲悯。

“你们对他做了什么,你们这群坏家伙?”
“holy shit!我们只是踩烂了他的墨西哥卷!”

啊?最后的小小慰藉?抑制不住的颤抖?不死不休的误会?
该死的墨西哥卷!小蜘蛛愤怒地想到,我们之间可有大误会了!

这种愤怒当小蜘蛛换好衣服回家看到死侍那一刻达到了巅峰。
死侍盯着Peter乱蓬蓬的卷毛,那样小小的一只站在楼道里,声音像是兑了蜂蜜的牛奶。他怪声怪气地笑了起来,“小朋友,你是去巷战了吗?这可一点都不酷,只有小屁孩才这样做,顺带说一下这是我偶像说的。”

Peter抿着嘴,这样显得他的脸更是圆鼓鼓的,有点稚气未脱的婴儿肥。他不知道这是意有所指,还是突发奇想,但他可以肯定,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TBC/END

按照大纲是有后续的,双视角啊,告白啊之类的,但按照我的懒惰可能就没有了,所以请各位好好鞭挞我爆肝。

注释:①PG13,13岁以下儿童需有成人陪同观看的电影
②昆汀,著名导演,代表作《杀死比尔》《八恶人》,个人觉得他风格很话唠,影片有不少血腥暴力镜头,但还是安利给大家
③过安检是金刚狼里死侍说的他爱武士刀尽管很难过安检,虽然我有点搞不清楚两个死侍关系。
④指小蜘蛛语文是和体育老师学的,玩梗而已
⑤《教父》是黑帮电影,大家都知道吧?顺便安利《上帝之城》

PS:死侍确实在逗小蜘蛛玩啦,这时候小蜘蛛才15岁,对死侍来说就是不成熟的小屁孩,我个人觉得没有到那种一见倾心的基友关系。除了他搞笑,嘴炮,肆意之外,我总觉得一个知道自己是漫画人物的人会对他有很大的影响,所以后文会着重一些这方面刻画。(瞎搞人设)不能接受的亲就等我下一篇哨向小甜饼啦

小蜘蛛不可否认是个小朋友,小天使,但他也是个英雄,其责任感,同理心,悲悯心是我为之动容的,所以后文也会体现。我爱死他那种天真又执着的正义感了,他给我一种感觉,虽然这形容俗套但贴切,历经风雨归来仍是少年。我爱这个少年,他是世界的珍宝。

我很想努力地写出来两个人思想互相影响交织的感觉,如果笔力不够造成ooc,全是我的锅。

PPS:给我留言嘛,我不要单机,QAQ

后文链接
第二章
第三章

评论(47)
热度(168)

© 咸鱼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