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甜酒

原ID涂荆
高糖低产,博爱杂食
爬墙飞快,随缘更新
恶趣味糟糕!
欧豆豆是三茶

《恶魔也要过万圣节》

贱荷兰虫,魔法AU(并不明显),少量蜘蛛三兄弟,存在ooc,私设。标题欺诈。

【1】
恶魔不过万圣节,有格调的恶魔都不过,死侍一直很不明白为什么有恶魔喜欢万圣节,那节日把他的超酷制服都衬得很低调好不好,而那些特效妆容完全没有他去掉头套后来得具有冲击力,如果死侍愿意,他每天都过得比万圣节还妖魔鬼怪。所以,他只是照常出了门,然后被孩子们欢呼着,成为了万圣节之王,恶魔都不知道那是什么称号。
一个叫May的女人给他了糖果棒,粉粉嫩嫩的,死侍心想,如果不是草莓味的话,他绝对跑到糖果供应商那里揪着衣领喊他商业欺诈。

“这不公平。”他身边有小朋友这样说,“他扮的蜘蛛侠太奇怪了!”
死侍毫不犹豫地撕掉糖果包装,得意洋洋冲着小朋友炫耀,“这才能拿第一呢!十个里面6个都是红蓝蜘蛛侠,我爱红黑配色!蜘蛛侠审美太幼稚了。”
“可你在扮蜘蛛侠!”男孩尖叫了起来,维护着自己的小偶像。

{我有吗?}
(没有,显而易见,他们又认错了。)
{英雄居然搞抄袭,我都要为版权局流泪了}
死侍心安理得了下来,他甚至从小男孩那捞了一把糖果,惹得对方大哭了起来。

然后他的手被摁住了,被蜘蛛侠,也许是个真的,也许是个假的。
死侍只是远远的看见蜘蛛侠在楼宇间游荡过,所以他没有这么近距离观察过蜘蛛侠——的logo,圆滚滚的,蠢萌蠢萌的,像只得了胆固醇的蜘蛛。

死侍觉得蜘蛛侠的英雄人设在他心里有点崩塌了,但又像是漏出了柔软隐秘的一角一样,吸引着他,督促着死侍在自己根本不会按计划行动的计划表中添上了一笔,下次一定要注意蜘蛛侠的背后logo,不能只盯着他屁股了。

有着圆滚滚logo的蜘蛛侠被死侍盯得很不好意思,他的声音显然因为这个原因拔高了些,又细又软。
“死侍先生?虽然人人都有资格‘treat or trick’,但抢小朋友的糖显然不在这个范围里,我是说,这不算个高明的trick。”

{他的声音就像个小姑娘}
(我感觉像是小奶狗哼哼唧唧地在撒娇)
死侍摇了摇脑袋,企图把那两个声音晃出去,可他们还是在他脑子里像是见到猫的少女一样,捧着脸尖叫。
“嘿,伙计们,你们不能想点更成人的东西吗?”
{当我说可爱的时候,其实想说的是可爱想日}
好吧,没救了。

“好吧,所以‘treat or trick’?”死侍感觉自己这个接话简直蠢爆了,但谁在乎呢。有的时候,说话的意义在于和谁说话而不是说些什么。

然后,他真的得到了treat。
那是一颗裹着彩色透明糖纸的水果玻璃糖,在蜘蛛侠的掌心朦朦胧胧反射着月光,像是仙境的宝石精灵。
死侍的声音像是被猫尾巴噎住了,只能小心翼翼地用气声问,“这是我的吗?”
那个蜘蛛侠歪歪头,机械或者魔法眼罩眨了眨,懵懵懂懂地嗯了一声。
“当然啦,这是我最后的糖果啦,Andy说我拔牙就把我的糖抢光啦,你们这些大人怎么总这么幼稚啊。”
他随即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发出了一声oops,捂住了嘴。死侍猜测他可能条件反射地吐了吐舌头,小小的,粉色的,像是猫舌头一样一闪而过。只是这样想,死侍感觉心里就痒痒地发胀,可能是猫舌头上有倒刺吧。

“Babyboy,你真是太甜蜜了!你值得一个糖果屋,世界上所有的蜜糖热可可和巧克力,我真想把所有的糖果送给你。而我该死的居然没想着要准备万圣节糖果!”
死侍懊悔地想起来糖果商给他打的促销电话,当时他说了什么,恶魔才不过万圣节,去他的,万圣节是最美好的节日了。

“那我就要捣乱了。”头罩下来传来少年轻快的声音,像是林中的小鸟,又像是溪水与夜间的蝉鸣,那双大眼睛眨了眨,灵动又调皮。
{我喜欢他的声音}
(我也是,但我更期待他的恶作剧)
“这一定是最甜蜜的恶作剧了!”

然后死侍就被飞过来的蜘蛛侠用蛛网绑在了柱子上,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小蜘蛛乖乖地跟着蜘蛛侠,这个logo好像成熟一些,蹦蹦跳跳走了。死侍在心里哀嚎,大蜘蛛侠还给他带了件棉外套,小蜘蛛变成了小蜘蛛团。
“嘤嘤嘤可爱”
然后他的嘴就被蛛网封住了,这又是一个蜘蛛侠,似乎是最高的。

死侍心满意足地想,我爱万圣节,蜘蛛万圣节万岁。

Fin

不知道写了个啥,粮食向?忙成狗,瞎写文,完全没有手感。赶个万圣节的尾巴。
算是脑洞的序章,但不一定写脑洞。大概就是三兄弟都是蜘蛛侠,是他们巫师家族的特殊能力(根本没体现吧)
死侍是恶魔,恶魔和巫师可以签订契约,但也可以互相狩猎,死侍和荷兰虫后来签约了。开始这个时候死侍很危险,所以大哥二哥警告了荷兰虫,荷兰虫就稳住死侍后叫来了大哥二哥。顺便说铁人是大魔导师,荷兰虫是他的学徒。
大哥cp绿虫,二哥没想好,我是很想吃格温bg的……当年她死的时候我还哭了呢……










评论(7)
热度(95)

© 咸鱼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