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甜酒

原ID涂荆
高糖低产,博爱杂食
爬墙飞快,随缘更新
恶趣味糟糕!
欧豆豆是三茶

《edge边缘》(贱荷兰虫,哨向)

提要:
Peter·Parker发现自己被困在了不断循环的一天中,他企图寻找一切的真相,却遇到了一个自称认识编剧的疯狂雇佣兵,死侍。死侍告诉他,这是一个虚假的人造世界……
(设定均不影响阅读,存在私设和ooc)

【1】

这是一间典型的美国中学男生的房间,带着青春的杂乱。少年总是不一样的,乱蓬蓬的卷发与雀斑放在中年人身上就是一种颓废,但对少年人来说就是青春的肆无忌惮了。

所有与少年、青春拉上关系的事物似乎都会被蒙上一层滤镜,让人好接受一些,哪怕是一屋子乱扔的书包,课本,被猫抓过一般的耳机线团,乱七八糟的糖纸,咬了一半的三明治,和——蜘蛛侠制服。

除去后者,前面都很常见,可以在每个懒得收拾的小屁孩的屋子里看到,但即使加上后者,对高中生英雄Peter·Parker而言,不过也是平常又熟悉的画面。可这一次的熟悉,让Peter感到了异样,即使没有蜘蛛感应,也足以让他瞬间汗毛倒立。

 

这样的场景,他已经读档循环过很多次了,每天当他醒来,他都会发现自己回到了“昨天”

 

无论他在睡前把自己的房间收拾得比自己搬进来前还整齐,还是压根不回家留宿街头,他都会如约的,像是电影开头,或是游戏读档一样,从这里,连一片糖纸位置都没有移动过的房间里醒来。然后他会开始他度过无数次的“昨天”,一样的课程,一样的罪犯,一样的新闻,直到他再次醒来。

 

简而言之,Peter·Parker被困在了这一天。

 

这样的窘境让Peter感到无从下手,他可以打倒无数罪犯,可以在纽约大厦间游荡,可以接住疾驰的客车,可他无法对抗时间。毕竟无论从各种意义上讲,Peter都是一个才将要过16岁生日的青少年。

 

好吧,偶尔正视一下自己的年龄没什么可耻的,Peter在心里安慰自己,也许我该去找Mr Stark帮忙,如果我能在“今天”结束之前找到他。

 

这是一次新的尝试。Peter在和May婶婶告别后,毫无心理压力地翘了课。如果问题不解决,那他就没有翘课,如果解决了,谁还会在乎这个?

 

但很明显,世界的恶意没打算让他这么轻松的解决问题,Peter,换上战衣后应该叫蜘蛛侠了,他在路上遭遇了一场莫名其妙又突如其来的战斗。

小蜘蛛已经摸清了今天会发生的几乎所有犯罪案件,并提前做了预防,但不包括这一件,一个红色紧身衣的危险分子遍体鳞伤地屠杀自己的老对头们?

那样的伤势放在谁身上都要致死,可那个男人若无其事地兴奋地扛着枪,喋喋不休的话语比他的子弹还要多。虽然这很酷,但这明显不在纽约好邻居的容忍范围,小蜘蛛临时添了一项日程,鉴于这种事实在太多了,他一点都不意外。

 

“嘿,伙计,虽然我很想称赞一下你的服装品味,顺便感谢你见义勇为,但我还是不太提倡暴力执法,你这样绝对会被投诉的”

小蜘蛛用蛛网封住了男人的枪口,又把老对头们打包粘在墙上,他心里想,虽然耽搁了一会,起码自己省心了,而且这可是少有的新状况。

他做好了迎战准备,可那男人却呆立在那,一副少女追星的姿态。小蜘蛛此时也想起了这人是谁,deadpool,一个危险的快要迷失的哨兵,Mr stark曾给他耳提面命过。不过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死侍?”

死侍捂住嘴,发出了嘤的迷之声音,“你知道我?”

 

啊,不仅知道你,还挺了解你呢,小蜘蛛在面罩下面无表情地回忆,当年为了让Stark先生关掉婴儿监护协议,我可是背了全神盾局有过记载的危险人物资料呢。

 

“well,死侍,我知道你可能接了一些活,但是我不能看着他们这样死去,这些人得接受法律的制裁”

“然后每天在监狱里安详晚年,都不用担心失业救济”,死侍说道,“虽然Babyboy你可爱到我什么都愿意给你,但这几个人我可不想给他们第二次好好做人的机会,那是神父的活,抢工作在经济危机的情况下太不人道了。而且他们又不是人,就是一串数据而已。”

 

死侍看着小蜘蛛,这个人在世界系统里被高亮加红了,这代表了他被赋予了最高权限,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真正伤害他。

所以,没关系的,放掉这几个家伙,什么都不会发生。

死侍听到他脑袋里一个声音这样说道,来个美好的相遇吧。

{但我还是很想杀掉那几个混蛋,小蜘蛛生气我也想杀了他们}

死侍知道这有点没道理,但他总是疯疯癫癫的,所以还挺合理的,一个快要迷失的哨兵,而且他不巧还有精神分裂,会做出什么事太正常不过了,这选择不比他选择玉米卷还是草莓味冰淇淋来得困难。他的意思就是说,这非常困难。

杀了他们,让自己狂躁的内心稍微平静,还是让小蜘蛛开心的做个pg13的小可爱。

Fxxk,我给自己来一枪算了。

 

{你可以告诉小蜘蛛这都是假的,这样就两全其美了}

真棒,我爱双飞结局!

 

“小蜘蛛,虽然你可能不相信,但是其实这不是现实世界,这些家伙都是假的,所以让我杀了他们吧”

话音刚落,死侍就听到脑子里火警一般的咆哮。

{Wade!你个蠢货,你毁了初遇了!谁会相信这种说辞,这就像个神经病为了杀人随便找个借口}

[难道不是你提议的吗?我真想用右勾拳给我左半脑来一下了!]

 

小蜘蛛打断了他们的脑内战场。

 “假的?你知道什么,死侍?”

“你相信我?”

“等等,你的重点呢?”

 

可死侍顾不上这些了,相信,这个词汇柔软地炸开了他的心花,让他暖洋洋的漂浮了起来。他得意洋洋地向自己炫耀,伙计们,我可没有毁掉这一切,他是个小天使。然后他满意地听到自己暴躁又嫉妒地回复,滚开,Wade,我们早就料到这一切了。

死侍几乎看到自己精神体,一只三头地狱犬,少有的平静地卧了下去,平时他们总是在互相撕咬吵闹。

他几近柔软地开了口,

“我以为你会把这当做疯话呢?”

“我确实想,如果我没有遭受过最近的事情的话。”

小蜘蛛无奈地答道,不过他想他可能找到了通关线索,如果真的把这一切看作游戏的话。而且,他看着散发着狂乱气息的哨兵,不合时宜地想起了曾经遇到过的野犬,那种带着病态的凶狠,疯狂。

你得感谢我是个向导,Peter一边隐秘地加强了精神抚慰,一边想到。

 

TBC

反馈是更新的动力。忙比赛,更新的时间长度都不保证。

评论(4)
热度(103)

© 咸鱼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