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甜酒

原ID涂荆
高糖低产,博爱杂食
爬墙飞快,随缘更新
恶趣味糟糕!
欧豆豆是三茶

《edge边缘》 贱荷兰虫,哨向

提要:
Peter·Parker发现自己被困在了不断循环的一天中,他企图寻找一切的真相,却遇到了一个自称认识编剧的疯狂雇佣兵,死侍。
(设定均不影响阅读,存在ooc和私设)
第一章

【2】
这个世界是虚假的,还是我的脑子里有个大洞?

死侍觉得后者比较好接受一些,虽然那漏风的空洞呼呼作响,发出魔鬼一般寂寞又狂怒的啸声。他分明想要握住些什么,可都从那咆哮的空洞中漏走了,然后那声音更大了。

死侍记不清什么时候自己脑子里多了一个声音,但他依稀记得以前那段清净快活的日子,像是一张泛黄的旧相片,即使记不清当时的人事,仍能想起洒满院子的阳光,灿烂的郁金香,甜丝丝的空气。

那时候他的精神体还只是一头狼狗呢,虽然叫得勤快了些,起码不是有着三个头口吐人言的地狱犬。变异后,他第一次见到可被它吓坏了,不是谁都能接受自己的精神体是那样一个丑东西,浑身伤疤,从伤疤里流出滚烫的岩浆,又像血又像脓。

而且三个头永远在无休止地争吵撕咬,死侍还挺想知道他们会不会能咬下来对方的头呢,所以他有时还会在他们争吵时添油加醋,不过至今还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故。它们只是撕咬着,在地上翻滚着,留下一地岩浆,等岩浆干涸熄灭后,留下火烧尽的尘土的味道。

死侍对此并不陌生,在他被改造的那个实验室之夜,到处都充斥着这种灰烬的味道,你可以从中读出燃烧与死亡。而死侍在冲天的大火中,听到了真相。

——“刊号重启”
——“这一次的故事主线……”

所以,这个世界是虚假的,还是我的脑子里有个大洞?

然后他闻到了,阳光、蜂蜜与牛奶的味道。
光一般的蛛丝把他拉回来了,从火与灰烬的实验室之夜拉回到了洒满阳光的庭院,喝着蜂蜜牛奶的下午茶时光。那是一段神奇的时光,在忙碌危险的雇佣兵时间里开辟了一片时间之外的悠然时间,近乎停顿,只有满地的阳光,树叶的碎影。

“死侍,你到底多久没做精神疏导了?别告诉我你的人生目标是黑暗哨兵。”
蜂蜜牛奶的男孩在对面追问,死侍想,我喜欢他的声音。

“Babyboy,只有你这种小鬼才会相信黑暗哨兵的存在,哥在几年前都不信了。”
“……”Peter决定不和他计较,他开门见山地指出,“你差点就迷失了。”
“对啊,老实说这次恢复比哥想得快得多呢,难道哥真的有黑暗哨兵的潜质?”
“那是因为我在疏导你!别这样干了,你在故意放逐你自己!”

死侍听到男孩因为愤怒和焦急拔高的声音,细细的奶奶的,像是小奶狗细声细气的叫声,更重要的是,他在担心我。
{他想要帮助我们。}
死侍听到脑海里蠢蠢欲动的合声,无情地否决了这个提议。
(老伙计们,没人想为腐烂的三头地狱犬做疏导,你们长成这样子就老老实实地缩着,别影响市容市貌好吗?)
{Wade,你长得不比我们可爱多少,你这长了牙的蛋蛋脸,牛油果的乱伦产物}
(牛油果还有伦理关系吗?那他和鳄梨乱搞会生出个啥?)
{蠢货,他们有生殖隔离,虽然你确实像他们两个发生了不和谐关系}
(那你们呢,就像是丧尸病毒变异又得了麻风病!)

Wade听到脑海里地狱犬的咆哮,这让他很得意,就算是有三个头的地狱犬也吵不过他。可当他重新把思绪拽回到眼前,那些伶牙俐齿几乎都报废了,小蜘蛛站在他面前,微微颤抖着,发光的蛛丝缠绕在两人身边。

Wade猛然意识到自己在吵架的时候可能又一次陷落了,只不过小蜘蛛在他都没觉察的情况下再次拉住了他。

“死侍,我可做不到短时间进行三次高强度疏导,我们去个让你安心的地方歇会儿,好吗?”小蜘蛛有些脱力,他本想开个有关于哨兵,向导还有英雄的笑话,可大脑像是一团软的白棉花,最后他想,地狱犬真的太拉风了。

两个人最后来到了一家破破烂烂的影院,只有一个老头做售票员。Peter不由得怀疑这家影院不会其实是什么神秘组织的接头地点。那个老爷子也不负众望,在看到死侍的时候骂骂咧咧起来,
“死侍,这里不会放《王牌保镖》的,别再来烦我啦!”
“那就给我来两张《雷神3》,你个剃头匠。”死侍把枪扔在了前台,梗着脖子吼道。
“该死的Wade,我说过多少次了你不能在mcu里看mcu!”
“我是在叉男片场看的,你究竟给不给我票!”
“《王牌保镖》两张,快滚!”

Peter看着死侍拿过票得意洋洋地扭头炫耀,感觉并笑不出来。

“小蜘蛛,开始我们的电影之约吧”
老爷子看了过来,“啊,你也到这个年纪了呢。”
等等,我不是,我没有,我拒绝。

死侍还是把小蜘蛛拽进了电影院,“你不要管那个老头,他可喜欢你了。”
“我倒是觉得他很喜欢你,你们吵得很开心。”小蜘蛛顺口回应道,“你经常来这里看电影吗?”
“还好?这里的片子别的地方没有。”
“对,我记得最近根本没有你刚刚说的片子,今天的片子我都看完啦。”小蜘蛛冲着他眨眨眼,“毕竟我已经度过很多个今天嘛”

Peter掰着指头,又苦恼又窃喜,“我很少有机会去电影院看电影的,所以趁机去看了几部。我没办法嘛,总得找点事情做啊,不然我会疯掉的。”他像是为自己在这种情况下的不务正业感到了羞愧,语调又轻又急,像是惹了祸的猫尾巴。

死侍喃喃道“我得投《homecoming》年度最佳一票了。”

“什么?死侍?我没看过这部。”小蜘蛛摊了摊手,“我就说我没有很多机会去看电影,没有人约我去,约我也没有时间。”他在心里补充道,只能和Ned在家里看DV,好吧,偶尔会和梅姨一起去看合家欢。

所以你就趁这个机会去看电影,想象了小蜘蛛陷入了这样的危机中,居然先把罪犯都提前预防后,自己一个人跑去看电影,死侍几乎想要捂脸尖叫了,感觉心脏被戳成一堆软踏踏的热乎乎的肉。

“你也觉得我这样太不靠谱了吗?”小蜘蛛垂下了头。他真是太不成熟了,如果是真正的复仇者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可自己不仅没解决,还趁机去看了几部自己心心念念的电影。不过被困在时间的死循环里,不找点乐子,Peter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受不了,这也许就是他不够成熟的表现吧。

“不不不,怎么会?你是我们中最好的,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英雄,你就像是……”死侍斟酌了一下,“该死我真应该好好学语文的,像是某种希望,看到你就会想要相信,一切会变好的。”比如,相信自己不会陷落。

Peter笑了起来,“谢谢你,死侍,但一切就是会变好的。”

那笑容有些太温暖了,几乎让死侍想要相信这句话了,所以作为一个狡猾的成年人他选择了岔开话题。

“小蜘蛛,你看这个男主,我曾经和他一模一样”
“你以前是保镖?我觉得比雇佣兵听着合法一点”
“不,虽然我偶尔也做,”死侍看到对方眯起来的机械眼,好吧,这可不是个普通意义上的乖孩子,“嘿,别打趣我,小鬼”

电影有的时候不是去电影院的人们的主题,而且这家电影院只有他们两个人,有什么理由可以阻碍两个人聊天呢?非要有,那就是门口老大爷愤怒地叫嚷吧。

小蜘蛛瞪圆了眼睛,“老天爷,这个杀手为什么这么像神盾局局长?”
“可能是他们新业务,最近经济危机呢。”
“对,我最喜欢那家三明治要涨价了。”Peter有点伤心,这意味着他匀给买糖的钱少了不少。没有糖,他真的会抓狂。

“玉米饼倒没有涨价,但我打包票店家绝对偷工减料了”死侍吐槽道,“他以为消费者是傻子吗?所以我去店里帮他做了一百个玉米饼,实打实的,他真不用感谢我帮他挽回了声誉。”
“我猜他一点都不感谢。”

“不,我挽救了他的招牌!不然他就会失去他的顾客,然后可怜兮兮的破产,在经济危机中窘迫地寻找工作。”
“裹着毯子,举着牌子‘who can give me a job’?”
“没错。连孩子都养不起,把他丢在下水道附近。”死侍装模作样挤出几滴泪水。

“等等,”Peter反应过来,“我被你带跑偏了,这是胡佛时期的经济大危机吗?”
“我喜欢看卓别林的片子!”
“像是你这个年龄喜欢的”小蜘蛛笑起来。为了吃爆米花他拉开了半边面罩,于是可以看到他脸颊鼓鼓的,看上去很好戳的样子。

“那你一定喜欢迪士尼!”
“不”
死侍斩钉截铁,“Tom·Holland说过喜欢《spiderman2》”
“不,”小蜘蛛反驳道,“那是谁?而且我从不知道迪士尼有拍过这,我喜欢《星际迷航》”

死侍咧嘴笑了起来,“好了,小蜘蛛,我现在知道你喜欢什么电影了。”
这是一个很有成年人风范的笑,很成熟,或者说,很有魅力。

Peter也被这句笑语镇住了一瞬,他坑坑巴巴地接话道,“我也知道你喜欢什么了,这很公平”
真棒,Peter·书呆子·Parker,他对自己的反应评价到。

“我就猜你会喜欢科幻电影,青少年很少有不喜欢的”
不一定,flash就不喜欢。Peter在心里反驳道。
“你呢?死侍,你为什么喜欢喜剧?”

死侍以那种惯用的油嘴滑舌回答道,“谁都喜欢喜剧,谁不喜欢笑呢。开开心心让生活变得更美好。看看票房就知道啦,大家都爱喜剧,观众爱他,导演爱他,编剧爱他,制片商最爱他。”

小蜘蛛听着,乖巧地点了点头。死侍停下来,他被小蜘蛛认真聆听的模样搞得颇为不自在,甚至觉得自己胡说八道很对不起小蜘蛛的聆听。可他很久不曾正儿八经地说话了,反正没人在乎,死侍发现自己似乎失去了大大方方认真表达自我的能力,他只能像讲笑话一样吐露心声。

――为什么喜欢喜剧呢?

――好吵

――安静了

死侍停下来,他有种冲动,
“小蜘蛛,你听我说,这个世界——”

呜――

死侍听到火警的声音,还有精神体的咆哮。那些声音扭曲在一起,像是魔王的奏鸣曲,像是世界的呜咽,又像无意义的噪音的堆砌。
火焰中的三头犬齐声喊道,
“Wade!你被发现了!”

电影院起了火,火光中时钟的指针疯狂地旋转起来,表盘不断地开裂,像是出现裂口的天空,而除了此处的火光,世界黯然无光。
世界仿佛被拉下了开关的灯,骤然熄灭了,只留下光在视网膜成像的影子。

嘣。

死侍给自己的脑袋来了一枪。
临死前的场景好像蒙太奇闪回一样,他看到火焰,地狱犬,废墟,伤痕,还有光一般想要拉住自己的蛛丝。

别哭啊,小蜘蛛。

明天就可以……

读档。

这是一间典型的美国中学男生的房间,一屋子乱扔的书包,课本,被猫抓过一般的耳机线团,乱七八糟的糖纸,咬了一半的三明治,和
——蜘蛛侠制服。

TBC

不知道瞎写了点啥,全文写完再修整合版。
但我还挺喜欢看电影那一段呢,两人喜欢的电影都我瞎编的,是我夹带私货。漫画里有提到两人喜欢的电影吗?
设定一般精神体是不会说话的
贱贱的精神体改造前是狼犬,后变异为三头地狱犬,会说话,照应他精神分裂的特性。小虫是蜘蛛啊,感觉不是蜘蛛会很奇怪,想想看蜘蛛侠的精神体不是蜘蛛,太古怪了。

不会虐,安心。绝对是HE。

给一点红蓝,让生活更美好。
欢迎勾搭。

评论(16)
热度(86)

© 咸鱼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