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甜酒

原ID涂荆
高糖低产,博爱杂食
爬墙飞快,随缘更新
恶趣味糟糕!
欧豆豆是三茶

《edge边缘》贱荷兰虫,哨向

提要:

Peter·Parker发现自己被困在了不断循环的一天中,他企图寻找一切的真相,却遇到了一个自称认识编剧的疯狂雇佣兵,死侍。

(设定均不影响阅读,存在ooc和私设)

 http://brierywreath.lofter.com/post/1f022538_11879296

http://brierywreath.lofter.com/post/1f022538_1198d6a4

【3】上

当Peter醒来的时候,他仍感觉自己耳边有着爆炸的轰鸣,仿佛自己确实在那世界末日般的现场过,但自己却完完整整干干净净地在床上醒来,昨日又恍然若梦。

“spidey,你真的遇到麻烦了”,Peter捂着脑门低声嘟囔着,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虽然他身体没有受伤,但精神仍然保留了那一刻的冲荡,这使他感到晕乎乎的,“我是在黑客帝国的片场吗?有没有人给我小药丸①。”

 

“嘿,my Babyboy,小朋友可不能要什么蓝色小药丸,成人用品,概不出售。”

Peter被惊得往上一窜,完全没料到这自言自语的嘟哝会有回应,还来自这一切的罪魁祸首,deadpool。

“你怎么在这?”

 

死侍挠了挠他头罩的小揪揪,“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哥很担心我的小蜘蛛,为了防止你想东想西,deadpool,一个靠谱的成年男性,特地来为你解疑答惑,deadpool小课堂开课了!当然了,由于你的年龄和所属分类,哥只回答PG-13的问题。”

说道这,死侍迟疑了一会儿,“你有13岁吧?”

 

Peter几乎被气笑了,“我才12呢。我永远都是12岁。”

 

{Wade,虽然知道你是个变态没想到你这么变态。}

(别说了,可怜的Wade要哭了,虽然我想笑。)

{你是不是刚过完你的四十岁生日?}

‘闭嘴,谁会记得生日这种东西’,死侍不得不在脑海里大吼来掩盖自己的难过,虽然他挺清楚自己的生日的,一份热乎乎的墨西哥烤饼,黑啤酒,下着软绵绵的小雨,土地也是软乎乎的。死侍刚刚从一场迷失中走出来,作为生日礼物,他给自己脑袋来了一枪,在软乎乎的泥土上睡了一觉,而醒来后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个浅浅的土坑里,坟前还有一束白色的雏菊和一个歪歪斜斜的木牌——上书,请不要打扰他休息,XP。直到他现在仍然能依稀回想起碎片式的记忆,一个男孩,花与草木的香气,还有雨后的太阳。

 

我最近总是和男孩扯上关系,死侍把注意力拽回在眼前这个男孩身上。并不是开玩笑,即使有编剧给他作弊似的递了答案,他依然觉得这孩子太小了,这不是个应该做超级英雄的年纪,他在人群中绝不会把这孩子和蜘蛛侠联系起来,因为这种联系让人觉得即骄傲又心疼。他应该为自己的西语考试和女朋友发愁,而不是纽约的治安;降低犯罪率的最好办法是先去让那些大人通过枪支管制条例,而不是一个小英雄。死侍注视着小蜘蛛的一块儿淤青,心想,这孩子甚至连个擦伤都不会很好的处理。

 

Peter感受到了那注视,他欲盖弥彰地开口解释,“我昨天太累了,就先放那睡觉了,结果就淤青了,不过反正很快就会好的,我的恢复力挺强的。”

“我打赌没有我的强,也比不上金刚狼。”死侍回答道,“你是丧尸蜘蛛吗?”

“不,丧尸恶心透了。而且我肯定不能和你比自愈能力”,小蜘蛛解释道,“你连大脑穿孔都能恢复,这根本不科学,你会失忆吗?”

“然后以为自己是个昆虫学家呆在某个美国酒厂?”

“看来不会了。”Peter环着手臂迅速回应道,他发现他们的对话总是这样你来我往,应接不暇。

“相反,我会忘的”,但死侍伸出食指在Peter眼前摇了一下,“我经常忘东西,死不死,中不中枪都一样”

他指着自己的脑袋,“这就像一个腐烂的淌水的烂西瓜和断了电的旧冰箱的结合,什么东西都放不住,也没什么可以往里放的。”

 

Peter被这吊儿郎当的比喻刺痛了,他明知不应该对这样一个危险又神秘的男人心软,可他的善良不允许他对苦难无动于衷。Peter轻轻地叹了口气,我又要被stark先生禁足了。

 

他张开手,“也许你需要一个安慰的拥抱。”

“抱抱?成年人只想要做爱,好吧,你是个小不点,永远的十二岁的小豆丁”,即使这样嘟嘟嚷嚷着,死侍依然接受了这个拥抱,带着花与草木,蜂蜜与阳光的拥抱。

死侍想,我会记住这个拥抱的。

TBC

 

放个半章,忙里偷闲从PPT制作里摸鱼写的。先放出来刷刷存在感,这章有通关线索哦。


评论(8)
热度(70)

© 咸鱼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