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甜酒

原ID涂荆
高糖低产,博爱杂食
爬墙飞快,随缘更新
恶趣味糟糕!
欧豆豆是三茶

《edge边缘》贱荷兰虫,哨向

提要:

Peter·Parker发现自己被困在了不断循环的一天中,他企图寻找一切的真相,却遇到了一个自称认识编剧的疯狂雇佣兵,死侍。

【3下】

你曾在幼时拥抱过一条大型犬吗?

一条暖洋洋的毛发浸满阳光的大狗亲昵地拱在你的肩头,你被他推在柔软而厚重的草甸上。他那么大,那么有力量,可你知道你可以信任他。

 

Peter想起了幼年时和本叔梅姨去农场的时光,那条威风的牧羊犬,那个洒满阳光和碎星般花朵的山坡,那从木屋的门里照进来倾斜的跳动的阳光。Peter那时候最想要的是一条可以陪伴的大狗,因为他缺少伙伴,一个因为超常智力被吸纳到了哨向学校的异类总是会被排挤的。天知道那所学校为什么会要他,本叔和梅姨还有故去的父母都没有哨向能力,按理说,他也不会有。虽然现在看来,那行为可以被成为先见之明,但对于幼年的Peter来说那只带来了莫名其妙的痛苦。即使这样Peter从没表露出这个愿望,小小的公寓显然不适合养狗,更何况本叔后来的离去。

 

Peter用蛛丝安抚着被忽视的地狱犬,吐了吐舌头心想,好吧,我是个犬派的啊。

 

他没有忍住,偷偷摸摸用蛛丝戳了一下地狱犬的鼻子,看到地狱犬三个头一致地打了一个喷嚏。

 

“喂,你这个小捣蛋鬼!”死侍完全没有生气意味地说道,比起说是抱怨不如说是宠溺。

 

“抱歉,死侍先生,你的精神体实在是太酷了,”Peter眼睛亮晶晶的,“还很可爱。”

“你们艺术鉴赏老师得引咎辞职了。”

“不不不,死侍先生你完全不懂啊,这是反差萌啊!”

“哥觉得是表里如一,还有小蜘蛛,你是不是可以不要再挠哥精神体的耳朵了?”死侍看着光速叛主的傻狗,它们正在追着小蜘蛛临时用蛛丝团的飞盘上窜下跳满嘴哈喇子,然后就乖得好像隔壁品种的大金毛让Peter去挠它们的耳朵什么的。

 

死狗,退群吧。

你们没资格在captain deadpool群组了,再也没有了!

 

但最后死侍连在脑内剧场都没有大喊大叫,他像个很靠谱的成年人,熟知他的人都知道他是这个词的反面案例,就那样成熟靠谱地时不时挽救一下那些被一人一狗严重威胁的易碎物品。

最后两人一狗瘫在地上。

 

“我一直希望我能有一条狗,后来当我知道自己是向导时就更希望精神体是一条狗了,不过不是。”

“哇,你是小女孩吗?哥只有泡妞时她们才会两眼放光地说自己喜欢狗狗,然后就被吓跑了!”

“为什么?哦哦哦,我知道了,你为什么不把他们洗干干净?”

“你以为这是宠物狗吗?这是精神体,谁管的了!哥上一个向导都可以抱孙子了!”

“也就是你还是条单身狗?”Peter捂住了嘴巴,“我真没想到。”

死侍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某些方面被质疑了。

“那是因为没有向导能帮哥,哥虽然不是个好人也不是个拿着带病毒的针头跑到街上扎人的反社会。”

这句话说完,死侍就感觉身边男孩的目光变了,老天爷,别用那湿漉漉的小鹿眼看哥。

他接近手足无措地岔开话题,这是这一天里第几次发生这种事了!哥的美国R级脱口秀主持人身份还能保持住吗?哥的金话筒是不是要失之交臂了?

“你真的没有什么要问的吗?”

Peter把散乱的小卷毛撸起来,他的发胶在刚刚的运动后完全失效了,不听话的乱翘着,纠结成一缕缕焦糖色的小卷,他没有再去管它们,无意识地啃着手指。

“本来有很多,但是感觉会是有点残酷的现实呢,所以就不想问了”

Peter仰起头,有点无奈地嘟囔道,“我完全搞不清啊,不过问你的话,总感觉你要哭了,也不是哭,就是很难受的感觉?”

他伸出手摸了摸死侍的头,手指俏皮地在头套的小揪揪那里蜻蜓点水地逗留了一下,“明明回答我的问题是一件挺强人所难的事情吧,那就不要勉强自己啊?对自己多少好一点啊?”

死侍垂着头,深深呼了一口气

“哥可是享乐主义者——胡作非为,随心所欲,绝不负责”

“才不是,你对自己也太苛刻了点吧。”

“你对哥也太宽容温柔了吧,你不会爱上哥了吧?一见钟情,现在三流电视剧都不这样演了好吗?”

死侍没有察觉这句玩笑下的小心翼翼。

可Peter察觉到了。他笑了起来,那是年轻人特有的坦率热情的纯洁笑容,他脸上有一种东西,让人一见就能对他产生信赖,让人觉得他生活在这个世上却一尘不染。

 

Peter说,“因为你值得啊,你是个值得被温柔对待的人。”

 

真糟糕,被小屁孩搞到失态了。

死侍落荒而逃后捂着脸,这样想到。

{所以你编好的谎话都被消化了吗?}

[嘿,伙计们,谁忍心骗他?]

{你,要知道你才编了一套什么智能ai啊,游戏世界来骗他,结果他根本没问。这算不算蜘蛛感应?}

(重点不是这个,你打算怎么办呢,Wade?你不能坐视明天那场意外的发生,你必须在Peter发现真相前阻止这一切)

随着争吵,人群和街道的影像慢慢变暗,像是被浇了水的泥塑慢慢融化,变成一滩黑泥。

除了一座钟塔。

那钟塔的指针不紧不慢地指向了零点。

 

随之而来的逆转中,Peter攥着莫名出现的电影票陷入了沉睡。

——《死侍》3D电影

斯坦李特别放映室

TBC

多一点关爱,少一点刀片

想要红心蓝手和cp

最后相信,我是亲妈党

评论(23)
热度(138)

© 咸鱼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