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甜酒

原ID涂荆
高糖低产,博爱杂食
爬墙飞快,随缘更新
恶趣味糟糕!
欧豆豆是三茶

《英雄下班后》

漫威真人秀,全员脑洞向,日常向,cp杂烩,大型ooc现场,时间线混乱

本次出场cp按顺序有贾妮,贱虫,锤基

【0】

未知造就恐惧。

人们对于能轻易颠覆世界的力量理所应当感到恐惧。

故此,为了让人们了解那些拥有超级力量的英雄们,2020年,推出了一系列《英雄下班后》的真人秀,以拉近民众与英雄的距离,化解矛盾,共建和谐漫威世界。

 

Ps:以上都是为了拉赞助编出来的噱头。

 

【1】

——钢铁侠的AI后宫

 

当本台特邀记者阿路来到钢铁侠托尼·斯塔克先生的大厦时,他正在吃一盒彩虹甜甜圈。这让他看起来不再是那个遥远的拥有一系列首富,慈善家,科学家,超级英雄等等炫目头衔的金光闪闪的人。他就像一个普通的美国中产阶级,工作完回到熟悉的环境喝一杯咖啡配上一些甜点。除了一点,递给他茶点的人不是他的家人。毕竟我们都知道首富有房有车,无父无母,是个钻石王老五,递给他茶点的人是一只巨大的充满科技感的机械手。这种机械手通常都用于处理高精度作业,此时却在给他递咖啡和甜甜圈。

 

“你们?啊,我想起来了。”斯塔克先生在指间转了一圈钢笔,似乎是某只应该被保管在历史记录馆的纪念钢笔,“你们是那个《英雄下班后》剧组对吗?”

 

在得到了我们肯定的回复时,他已安排我们坐下了。他的ai也为我们准备了茶点。这是剧组人员第一次喝ai泡的咖啡。

 

“你们看起来很惊讶?”钢铁侠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蓝莓干,分给了我们,“虽然你们可能不太理解,但大量的脑力活动确实需要大量的能源。”

“作为哺乳动物,人的大脑供能占据了能量供给的25%,随之而来的认知革命,是人类能在进化史上突飞猛进的一大原因”,他补充道,眨了眨那烘干的金丝烟草色的眼睛,“要再来点甜点吗?”

 

记者阿路欣然接受了,完全忘记了她曾经的关于减肥的雄心壮志,不过也是,谁能拒绝钢铁侠托尼·斯塔克呢?

 

品着美味的茶点,阿路依然尽职尽责挂念着她的采访任务。

“斯塔克先生,请问您对婚姻,爱情的看法?”

 

他沉吟了一会,快速勾了一下嘴角,“你们是情感八卦节目吗?我以为你们会问什么钢铁侠的起源之类的?”

 

“不,我们主要是挖掘英雄背后的那些日常,以拉近英雄与民众的距离。”

 

钢铁侠盖章定论,“官方狗仔。”

“好吧,但八卦确实是人类的天性。有关于人类认知革命的起源学说有一种就是八卦学说”,钢铁侠深陷在十分贴合人体力学设计的真皮座椅中,十指相扣放在膝上,“在原始的智人时期,语言因为八卦而迅速发展,以至于出现了可以描述非现实非物质的语言,也就是意识。当人们意识到那缥缈的意识后,认知革命便开始了。人类找到了一条通向生物链顶端的捷径,抛弃了基因进化这条堵得像是7点曼哈顿街头的道路。”

 

“所以,您的爱情观是?”

 

钢铁侠微不可查地挑了挑眉,“你非常专注啊。”

他头后仰,微阖着眼,“过去我信奉着一条真理——只有肤浅而自卑的人才从一而终。”

说道这,这位出名的风流客勾唇笑了笑,引用了王尔德在《道连·格雷的画像》里的一段话,“朝三暮四和终生享受的唯一区别是朝三暮四持续得更久一些。”

 

“顺便说,我现在仍觉得这些话极其有参考意义。”他狡黠地笑起来,“能把常规意义上的风流多情说得这么清新脱俗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现在我有点改变了。也许有个能够真正理解支持你的人会是不错的体验。你要知道,我觉得全世界人都知道,我有时候会稍微有一点出格?我想要一个了解我并能有理有据地在某些时候劝阻我的人……你我都知道,有些错误事后想要弥补是非常困难的。所有人都可以尽情而且任性地犯错,但英雄不可以,明白吗?”

 

阿路陷入了沉默,半响,她小心翼翼地问道,“您找到那个人了吗?”

 

“当然,我的AI们。”钢铁侠恶作剧一般回答道,“有什么比我设计出来的AI更加了解我的思维方式呢?”

 

记者离去时忍不住问了一下人工智能Friday对自己身份的定位,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女士,按照某些定义来说,我大概是boss的AI后宫里目前暂管大权的续弦。贾维斯是boss的发妻。顺便说,您不用把这次采访当真,boss只是最近因为分离贾维斯和幻视先生的实验取得了突破性进展而过分兴奋了。”女声停顿了一下,“这其实不难看出来不是吗?”

 

事后,剧组人考虑了很久标题,在《自恋狂》、《劲爆:我的AI男友》、《钢铁侠和他的AI后宫》等众多标题中难以抉择。即使最后为了点击量选择了一个劲爆的标题,但编者们一致认为,在玩笑背后,是一种天才式的孤独——对于这样一个以人之力比肩神灵的英雄,真正了解他的人,仍只有他的造物。

 

如果您有更多想要了解的英雄咨询请联系节目组导演阿涂。

 

 

【2】

——邻家英雄纪录片

 

“嘿,各位收看节目的观众们好啊,虽然哥这一段会被cut掉,但现在让我们来一个甜蜜热情的打招呼把!哥是你们人见人爱,人气爆棚的死侍!你问哥什么?不不不,哥不是英雄,哥天天去恶人酒吧!就那个伏地魔小丑他们天天待着的酒吧,他们杀青了没地方去,你们懂的。而哥还活跃着呢,绝对不是他们觉得哥是个反英雄而被丢了出来。哥真的搞不懂,洛基都能进那家酒吧,哥却不可以,他不是女主角吗?”

死侍看了一眼摄像机的电量和时间,“哦哦哦哥说跑偏了!哥讨厌这样,为什么有时间限制,这又不是电视台的黄金档!说起来你们这个节目真的能上线吗?对了,哥是这一期的特邀摄影师,报酬是零,对,义工。不过哥可以光明正大地拍小蜘蛛的屁股,你懂得,纽约好屁股,呸,纽约好邻居。”

死侍捂着胸口故作少女,“嘿,为什么有人要提醒哥小蜘蛛还是个未成年?哥难道会对他做什么吗?你们玩过鬼父吗?”

 

“嗷嗷嗷!等等!小蜘蛛飞过来了!哥要追上去了!”

 

镜头一阵晃动。

 

“喂死侍!你转职当摄影师了吗?天呐你为什么还有记者证?等等”

小蜘蛛眯起机械眼读出来记者证上的名字,

“tea?你绝对不叫这个名字,而且也不是女孩子!”

 

死侍搔首弄姿,“讨厌,干嘛这样说人家,哥不够火辣吗?”

 

“我走了。”

 

“等等!好吧好吧哥承认这不是哥的证件,是哥从人家剧组顺的。但拍摄任务是真的,你看,哥带了台本。”死侍在心里补充了一下,虽然被哥改了一部分。

 

[拍摄任务:邻家英雄纪录片]

任务内容:(被涂抹过)

1.投喂小蜘蛛三明治和墨西哥卷,超辣。(超辣的人就该吃超辣!)

2.拍摄小蜘蛛翻跟头,乘地铁,吃饭,换衣服(保证不会拍到脸!!!话说哥能过地铁安检吗?哥讨厌那个机器,他对哥的宝贝武士刀有歧视。)

3.拍小蜘蛛撸狗(死侍犬他喜欢吗?)

4.逗小蜘蛛生气(生气的时候无敌可爱!炸毛了的小蜘蛛!哥要刻成盘收藏起来),吓小蜘蛛,录下来他尖叫(哥爱小奶音)

5.(看不清)

 

小蜘蛛摩拳擦掌:“我们现在可以直接进行第四项了,不过你确定还能收工吗?”

 

“哥的死侍感应开始叫了,虽然哥根本没有死侍感应,讲真的,小蜘蛛你这样像是超辣的暴力甜心。”死侍嚷嚷着手舞足蹈地往后退,由于过于兴奋,他完全没注意自己已经快要踩空了。

然后一记手刀。

小蜘蛛一手揪住了死侍,一边踮起脚给了他脑门一记手刀。

“你这个坏家伙,把摄像机还给别人啦”

 

“唔……”

 

“快点啊,把摄像机和记者证都给我,和我一起去给人家道歉啊。我会压着你去的。”

 

剧组。

阿涂:“茶茶?你的摄像机呢?今天要拍小蜘蛛欸!我超期待啊!”

茶茶:“额……你吃贱虫吗?”

阿涂:“啊?”

茶茶:“摄像机被死侍顺走了……”

阿涂:“我就知道我不该放预告的,这几天钢铁侠来警告过我,还有黑乎乎的是叫毒液的东西和一堆反派来要签名明信片,一个报社老板打电话给我不要搞幺蛾子明明他自己事最多,一群女英雄让我不能欺负他……我们不是一个正经的节目吗?”

茶茶:“不是。看看你的台本,你个痴汉。”

阿涂“小蜘蛛的腿是世界的财富好吗!我们剧组的存在就是为了提高民众对英雄的理解支持,不展示他们的优点是对资源的浪费!”

 

摄像车顶。

小蜘蛛摸着摄像机陷入了沉思。

死侍凑过来说,“我觉得导演很有品味。”然后就被蛛丝封嘴了。

“Wade,给我反思啊!都是你天天发ins小视频的错啊!”

{明明小蜘蛛也天天发自己的后空翻视频}

被掐着脖子猛烈摇摆的死侍如是想到。

 

然后摄像机滑了下去。

 

虽然小蜘蛛迅速接到了机器,但是两人已经暴露了。

 

几位剧组工作人员面面相觑。

 

“hello?Spider man?”小蜘蛛尴尬地打了招呼,然后一脸冷漠地看到剧组人员一片尖叫。

 

“妈妈啊我没化妆!”

“我见到活的小蜘蛛了!”

“等等他们刚刚是不是也在!”

瞬间安静。几位剧组人员齐刷刷地乖巧跪坐。

 

小蜘蛛看着这个犯病的剧组,回想起了上次追捕罪犯被罪犯要求亲吻脚趾的恐惧。

“那个,你们的摄像机被死侍拿走了,我带他来道歉?”

小蜘蛛伸手一拽,把被封住嘴的死侍拉过来。

 

死侍被松绑后,张嘴就是,“嘿,我觉你只欣赏小腿不爱屁股是战略性失误——呜呜呜”

“失礼了,摄像机放在这了。”

 

拽着死侍离开的小蜘蛛忍不住回头留下了一句话,“虽然我一直搞不太明白你们女孩子天天在想什么啊,但是你们可以直接给我说啊?而且纪录片什么的……网上我的小视频到处都是啦。就不用那么恭敬紧张啦,我面具很吓人吗?那是为了吓大坏蛋的。”

他挠了挠头,“就真的没什么啊。我只是个好邻居啊。”

 

蜘蛛侠提着死侍的领子,抱怨道:“还有你,给我认真一点啊。你有那么闲吗?我都要被论文搞死了好不好,你还来添乱,你是那种非要在男朋友工作时打电话问爱不爱她的小女生吗?你明明比我大多了!”

 

在这一刻,死侍和剧组人员内心达到了高度一致。

 

蜘蛛侠不知道的是,在这件乌龙事件后,死侍就和剧组签了临时工合同。

而死侍不知道的是,剧组收到了蜘蛛侠关于推荐为死侍开一个专题的意见信。

 

【3】

——神域直男兄弟骨科的默契测试

 

“蝼蚁们就指望着通过一些八卦来获得人气?”绿眼睛的邪神似笑非笑,“我理解你们的戏剧为什么总是那么烂了。总是正义战胜邪恶,你们都没有一点新意吗?”

 

主持人八岁心想,还有一种是反派和正派结婚了。

 

“弟弟,一个小游戏,这又没什么。”索尔友善地冲着年轻的剧组人员笑了笑,“我弟弟刀子嘴。”

“那你是觉得捅肾不够疼吗?我会听取你的意见。”洛基盯着女记者,“这个游戏我记得常见于情侣之间,用于测试默契?你们对我们有什么误解?”

 

“实际上,我们也用于测试兄弟之间的默契度。”

 

“如果我没看过你的关注列表我说不定会相信你,”洛基歪了下头,挑着眉斜睨着女主持人,“骨科好玩吗?”

 

“什么骨科?弟弟?你会上网了?”索尔在一旁插话,“不过我们可不是情侣,女士。”

 

洛基几乎忍不住想要嘲讽哥哥,但他看了一眼摄像机,心想,蠢哥哥,阿斯加德之王。

 

“这当然,你们是兄弟!我们懂的!这就是一个默契测试,顺便想要更了解一些你们。”八岁偷笑起来,“你知道的,有些人不太信任你们,这是缺乏沟通的问题。”

 

“是的,沟通真的很重要。我以前因为不是经常和弟弟沟通,总是忽视他,误会了很多。但感谢父神,我没有一错再错,我没有错过他。”索尔看着弟弟黑下来的脸,有点不知所措。即使他努力去理解他的弟弟,有时候弟弟仍过于敏感而难以捉摸。

 

洛基看着蠢哥哥略带迷茫的眼神只想捂着脸或者捅他两刀,可给我闭嘴吧。他又看向女主持人偷偷在背后打的手势。洛基完全可以预测到节目播出的效果了。

 

洛基心想,我讨厌粉色。

 

也讨厌蠢哥哥。

 

“好那么两位,我们将会有几个问题,快问快答,请你们在第一时间给我们答案。如果答案不一样就会被喷奶油。”

 

索尔笑了起来,“奶油。我以前把你丢到过一个蛋糕里没错吧。”

 

“你是指我把你变成青蛙那次之后你气呼呼地幼稚报复吗?”

 

你也没资格说别人幼稚,主持人心想。

 

“第一个问题,你喜欢长发短发。”

“长发”x2

 

索尔瘪了瘪嘴,“真可惜我的头发。”

“他们是在问你喜欢的类型,哥哥”

“没差啊。”

 

“Q2,洛基喜欢的攻击方式。”

洛基:“法术”

索尔:“捅肾”

 

“哥哥,”被喷了一脸奶油的洛基深吸一口气抑制自己拿小刀的冲动,“我是恶作剧之神,一个法师。你到底是为什么觉得我会喜欢用小刀?”

 

“我不知道,你只是用法术做恶作剧而已?那算攻击吗?那捅肾也不算,我想想,你爱咬人?”

 

“下一题,快。”洛基感觉到了发际线的后移。

 

“Q3:现在阿斯加德重建谁掌握财政大权”

“秘密”

“洛基”

 

“你们知道的,我不是很擅长这方面。”

“你默认了我擅长是吗?”

索尔挠挠头,“反正我不可能让你负责外交。”

“感谢你对我能力的信任”洛基露出了教科书式的假笑。

 

“Q4:索尔最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一个英雄”

“一位国王”

 

洛基惊讶地望过去,索尔对他笑了笑。洛基张口想说什么,但最后他垂下了眼帘。

 

在索尔想成为一个国王时,洛基总觉得他过分愚蠢,而偏偏所有人都注视着他。后来当索尔明白王位的黑暗后,洛基只是冷眼旁观,幸灾乐祸。但现在当索尔想要负起责任时,洛基却发现自己有点怅然了。

 

“Q5,洛基现在最关注的人。”

 

“灭霸”x2

 

“你们以为我会说谁?”洛基用那双绿眼睛扫视了演播厅,满意地看到大多数人乖巧地噤声了,“某种程度上,你们还真是没心没肺啊。”

 

主持人干巴巴地解释,“避免内忧外患嘛”

 

走出演播室,索尔小声地问洛基,“你怎么一开始就知道他们最后问题会是这个?”

“可能是因为我比较聪明吧”

“你有点生气?”

洛基想起刚刚差点脱口而出的哥哥,心情更加烦躁。

 

“一开始你给我打手势的时候我以为你要推给我呢。”索尔望向远方,“以前不都是吗?如果闯祸了都统一说我,反正我皮实一点。怎么你有心上人了吗?还给她打掩护?”

 

你这个蠢哥哥。

 

莫名其妙的,洛基感觉没那么烦躁了。

 

END

求红蓝,求评论,求勾搭

 

 

 

评论(36)
热度(354)

© 咸鱼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