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甜酒

原ID涂荆
高糖低产,博爱杂食
爬墙飞快,随缘更新
恶趣味糟糕!
欧豆豆是三茶

《best wishes》

梗来源茶茶的条漫 @TEA TEA TEA
和茶茶做的一次圣诞联动(›´ω`‹ )

建议看过条漫再阅读本文哦(´-ω-`)

条漫链接

【1】
英雄是这个世界上最不推荐的工作,长期加班,工作压力大风险高,容易受到质疑,最重要的是全年无休,Peter·Parker在他二十岁的圣诞节这一天拧着自己脏兮兮的头套这样发自内心觉得。希望职业统计表里回来能添加上这一项备注,虽然大抵没有什么用。
他本应该这会舒舒服服地给梅姨说好回去过节,穿着他的那件圣诞毛衣,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端着那个自己从中学就在用的马克杯,感谢蜘蛛能力曾多次挽回它破碎的命运,里面装满了刚冲好还带着沫子的热可可,等着开饭。虽然曾经曾蹭过饭的Wade表示核桃面包有进化成生化武器的潜质。Peter表示赞同,然后把Wade拍进了墙里。
他面无表情地想,吃了这玩意儿快二十年的我需要维护一下味觉的尊严。
并在心里补充道,圣诞节去做了一百个黄金煎饼的人也没资格置喙。

不知不觉间,青年发现他和这位讨厌鬼先生已经打打闹闹了五年时光。他们在五年前,也就是Peter十五岁刚成为蜘蛛侠后不久相遇,然后在鸡飞蛋打中莫名其妙地成为了搭档。Peter想起来都觉得自己为世界的和谐做了很大的贡献,他牵住了Wade的项圈,这还不够吗?青年嘀咕道,这一点就足以让自己获得和平大使这一称号了。

但随之他又笑起来,因为他在脑子里模拟了一下如果这段话是对Wade说的话,那家伙一定回复他,那你是条一点也不乖的坏坏的小奶狗,你居然早恋了。然后他会眉眼飞扬地挑衅,如果早恋能拯救世界的话,那也不错,你这个分不清轻重的糊涂蛋。
Wade就会像是别扭的小姑娘一样捂住脸,那种三流电视剧里的女主一样指责,原来你爱的不是我的人,你只是为了拯救世界。嘤嘤嘤哼,你这个薄情寡义的渣男,我要一哭二闹三上吊!
Peter早就习惯了他的套路,只会一脸请开始你的表演。但有时候,当Peter非常闲的时候就会继续给他打嘴炮。通常情况下,Peter不会这样干,他们一开始就停不下来,没玩没了地说着一些垃圾话,然后时间就像是涂格子游戏一样没有了。而那个有时候的例外,通常指的是圣诞节。虽然超级英雄这个职业从不放假,还是终身制的,但起码没有工作和学习了啊。更何况罪犯大多也是要放假过年的。所以一方面圣诞节前夕总是犯罪率飙升,人人都想过个好年嘛;另一方面赶在圣诞节搞事的人一般都不是一般人。又因为如此Peter成为英雄以来好几个圣诞假期都和Wade混在一起,男男搭配,干活不累,并且偶尔聊骚有利于身心健康。后面那句是Wade强烈要求加上去的。

他们的第一个一起过的圣诞节,现在想起来都极具戏剧性,Peter和Wade一致同意当时应该用dv拍下来。他们被一些超级坏蛋追得屁滚尿流,这种关头Wade居然不着边际地问起来他有没有看过侏罗纪公园,记不记得那个稳得高跟鞋赛跑冠军的女主角,然后又东拉西扯到什么babyboy你有约过人去看电影吗?你们化妆舞会上你扮成谁了?
Peter被Wade的精神攻击和超级坏蛋的物理攻击两面夹击,溃不成军,只能提高了声音,更糟糕的是,他声音一提高就像是被欺负的小女孩在哭喊撒娇一样,“DEADPOOL!你到底想问什么?”
Wade被激得脱口而出,“哥想告白!”
然后这个五大三粗的雇佣兵扭扭捏捏得补充道,“可你太小了,哥想等你大一点,但又怕你已经有对象了。”这样细腻的心思真是难为雇佣兵了。
Peter没有理他。
Wade伤心又尴尬只能喋喋不休地东拉西扯,什么圣诞节的起源啊,他去的各个地方的习俗啊,还有他以前听过的各种圣诞愿望啦。
然后,在他们两个终于处理完了坏蛋们,期间还阻止了一下Wade习惯性想爆头的习惯后,Peter扭过头一本正经地说,谈恋爱可以,不能上床。又担心Wade这个自卑的家伙想多了,Peter又补充说明了一下,没成年对身体发育不好,自己还想长个呢。但其实这完全没用,Wade除了第一句都没听进去。
事后Wade顶着一脑袋被Peter打成糖葫芦串的包,诚恳地做出了补偿。
Wade当年的圣诞愿望是Peter能长高。
Peter瞪着Wade,鼓着腮帮子说道,那我许愿你可做个好人吧,你会变好的,Wade。
Wade笑得满地打滚,前俯后仰,“可以可以,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祝福了!”

后来这就几乎成了他们两个的圣诞传统。
年年如此。
但是昨天早上Wade说要给自己一个惊喜,Peter心想他终于换花样了啊。可别是求婚吧,美国通过同性婚姻了。他这样漫无边际地瞎想着,他有些想不出还有什么惊喜了。上一次的惊喜时刻是他从家里搬出去,他送了自己一条小狗,然后带着狗耳朵头箍度过了一夜。上上次的圣诞惊喜是送了他一打死侍logo的内裤,Wade骄傲地宣布Peter可以省下洗内裤的时间了,而且自己穿的是情侣款。Peter暴打了他一顿
“你有版权吗啊!”
“没关系哥现在也是迪*尼的小公举!”
“滚!”
“你想看看吗!效果超酷的!”

Peter抱着头心想,突然一点也不想期待今年的圣诞惊喜了呢。

(高能预警,只想看小甜饼的可以打住了。)





























可是圣诞节总是会如约而至。
Peter蹑手蹑脚从烟囱钻进了Wade的安全屋,圣诞节的特别打开方式嘛。不过不幸的是,雇佣兵先生显然没有打扫烟囱的习惯,这把Peter呛得够呛,他的眼睛也蒙上了一层灰。
屋子里安静静的,一切都没有发生变化,正如他昨晚把死侍搀回来一样。蜘蛛感应发狂一般鸣叫起来,像是坏掉了的火警铃。Peter感觉肾上腺素的含量在体内急剧飙升,心室仿佛一面被敲击的牛皮大鼓,震得他浑身发蒙。他抬起脚,那已经只是他机械的本能了,他感觉他实际上是飘过去的。他推开卧室的门,一切都和他离开的时候没有两样,但这才是问题。
Wade早就应该重生了,可他仍不知不觉地躺在那里。床头柜上是自己离开时担心他醒来后身体不适放的水和止疼片,一点也没有减少。
Peter叫了一声,“Wade?”
没有回应。
“别开玩笑了,Wade,这可不属于惊喜的范畴!”
Peter突然感到了愤怒,他冲上前,扒掉了Wade的面罩。
——那是一张完美的脸,而且Peter曾经在Wade吹嘘自己曾是个大帅哥的时候见过。
Peter用手去描绘这张不可思议的面庞,低着头用鼻子去拱Wade。

说起来像是某种童话,仔细想想,Wade像是用相貌交换了不死的能力一样。那么如果变好的话,又需要付出什么呢?

“你会变好的,Wade”
“best wishes.”

END

顶锅逃窜ing

逃窜前要感谢茶茶容忍我那么多,当我说茶茶我写不来车时大度地原谅了我以及我不断的拖更。茶茶应该很久以前就准备好了为了我拖到现在。还有期间我各种胡闹。更惭愧的是最后成品也不是很好。
所以不要看是个刀但其实茶茶很温柔的!

大家圣诞快乐啦

(溜走





评论(19)
热度(53)

© 咸鱼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