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甜酒

原ID涂荆
高糖低产,博爱杂食
爬墙飞快,随缘更新
恶趣味糟糕!
欧豆豆是三茶

【贱虫】大纲灭文法《paradox》

严重ooc,大纲流,全是我个人的神经质妄想,发上来存个档。


梗概:死侍从自杀中苏醒过来,被蜘蛛侠告知出现了一个利用他的残肢组成的怪物。两人决心一探究竟。

 

起:自杀,死亡感受,埋下伏笔(小虫的葬礼),醒来,小虫铁人解释事件,被小虫安慰治愈,先逃避,不敢面对(因为这是重置版的小虫仍不知如何面对,他仍是如此美好)决心行动起来。避开小虫独自行动,要在小虫之前解决这件事,决不能再威胁到小虫(定格:自杀,小虫的信任)

 

承:找到了赶尸人,与其正面交锋,被其告白,索取头颅。亡灵师爱上了自己的造物,可他并不完整。死灵女严阵以待,而死侍放在小虫身上的定位器显示他马上就要赶来。死侍愉悦地向女法师讲述了自己的头颅冒险经历(回忆杀,和小虫一起,对方的反应),和死后自己身体的归置问题(对死亡的态度,葬礼),把对方几乎逗笑了。然后出其不意而干脆利落地自杀了。(定格,回忆葬礼,把对自己死后态度和小虫葬礼模糊处理,作为伏笔)

死灵法师带着死侍的头颅离开,进行巫妖的炼成,头颅一开始还能给她对话,询问这一个身体都属于他那怎么分辨是不是他。(伏笔,忒休斯之船的悖论,自我的定义)女巫没有回答他。炼成失败,女巫被恶灵反噬,最后她把死侍的头颅拽下来丢了出去,换上了最开始她制作的充满稻草和铁钉的,爱着她,她所爱的头颅,在恶灵的蓝色火焰中灰飞烟灭。

 

转:事件结束后,死侍找到奇异博士喝茶。死侍询问那个家伙算不算自己,自己每次死亡又重生算不算重置,其实他已经不是他了。他的回忆也会随着死亡模糊。又问奇异博士有没有想过他每次回溯时间实际上是跳到了另一个时间线上,而原来时间线上的人们已经确确实实地死去了,而且人们还以为他们被拯救了,在欢天喜地的新生的氛围中,旧时间线上的那些人就这样被大众抛弃了遗忘了。奇异博士被问住了,无话可说时,接到了斯塔克的电话,斯塔克戏谑地希望奇异给他送外卖,死侍也开玩笑希望自己被传送到快餐店好赶上最后的特价。奇异送走了死侍,并给予忠告,小虫很看重他,希望他能够三思而后行。送走后,在与斯塔克通话中,奇异博士突然反应过来,死侍是怎么找上门的,为什么知道自己和小虫的好友关系。通话内容是,关于上一次小虫死里逃生的一些讨论和后续处理。死侍吃着最后一份黄金鸡肉卷,在黄昏的大街上逛荡。他称赞了奇异博士,认为小虫有一大批好友,虽然他们第一次互相见面就是在小虫的葬礼上。描述小虫的葬礼,葬礼后小虫重新归来后,人们的欣喜若狂的反应。英雄是不死不朽的,死亡只是重启的前奏,编剧热爱这样的套路,老套却有效,保住了他们的绩效。但重启后,即使再相似也还是不一样的,虽然所有人都为他新生而欣喜若狂,就像是复活节的来历。人们只在乎归来的是圣子。死侍却却不能苛责蜘蛛侠因为他又确实是蜘蛛侠,每一个蜘蛛侠都宛如希望与光,更何况他们如此相像。可当那场葬礼被人逐渐淡忘时,他又无法抑制地感到痛苦,并因为自己竟然痛苦和被小虫友好对待而感到罪孽。无法,他只能一次次自杀来短暂地逃避。

他走到城外,感到累了,便吞枪自杀了

 

合:他醒来,描述醒来后新生的动静和开头形成鲜明对比,他被妥善放在干净的木箱里,棺木里铺着柔软的白布,木板很薄,是临时找的,也没有下土,他推开盖子发现夹着的纸条,写着小虫留给他的话,说怕他的自愈过程吓到别人,他蹲在旁边守了好久,仔细描述了自愈地过程和他们生物实验的相似性,最后说他还有课就找了木箱把他塞了进去还插了个警告牌不让打扰他休息。还有安慰他没关系,累了就好好休息不要焦急。

死侍看着纸条感觉胸膛空荡荡的,被火烧尽只留下白霜一样的灰烬。他无可救药地不想失去又无可救药地已经失去了些什么。

但那之后,死侍没有再自杀过。

为你,千千万万次死,千千万万遍生。

 


评论(4)
热度(6)

© 咸鱼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