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甜酒

原ID涂荆
高糖低产,博爱杂食
爬墙飞快,随缘更新
恶趣味糟糕!
欧豆豆是三茶

【出胜】《青春期,发烧,告白》

入坑交党费,高中时爆豪发烧与毕业告白。

(0)

“有的时候会觉得青春期就像是一场发烧,突然之间就脑子发热做出了欠缺考虑但饱含真心的决定,啊,这种比喻很烂吧,但我确实有时候会这样想。”

出道成名后不久的绿谷出久在采访中挠着脑袋,羞涩又认真地说道,“那种时候真的来不及想,就已经做出决定了。”

 

采访者自以为是地理解道,“是毫不犹豫地想要救人的冲动吗?这可正是英雄的特质啊。”

 

“不,是告白。”

 

当天看到采访的爆豪胜己锤爆了电视机,并还想锤爆某人的头。

 

(1)

 

爆豪胜己生病了,在高三毕业考试这个关键时刻,却因为夏季的暴雨而不得不躺在家里静养。这样的意外不要说是爆豪本人,就是同学也有点无法接受。

 

真是的,这可是高三的毕业考试呢,如果缺席的话就太可惜了。大家不约而同的这样子想到,就像是三国鼎立一样的局面突然坍塌了一样,有种怅然。

"大家,毕业之后就会分到不同的地方吧......"

 

这句话像是一只蚂蚁爬进了绿谷的心里咬了一口,注入了令人酸涩的毒液。绿谷突然意识到,毕业之后,不仅意味着新的开始,也意味着结束。人们往往寄希望于美好的明天,而忘记了眼下的书卷已悄然完结。绿谷出久意识到,从小到大以来一直想要追逐的,超越的人,以后也有了新的赛道。

那张志愿上,小胜填的是哪里呢?

如果是小胜的话,去很了不起的大都市也不是不可能吧,甚至也可能去外国进修发展吧。那样的话联系时就要注意时差了。

 

而被他惦念的对象此时并没有心思应对这种青春期的胡思乱想。可能是从小到大没有得逞过的病魔终于得到了机会,摩拳擦掌决定好好修理这个乱来的小子,这次发烧从某种程度来讲相当麻烦。

爆豪胜己的个性是爆破,其原理就在于手心分泌的如同硝化甘油一般的汗液,但发烧后明明就像是在梅雨季节塞到蒸笼里一样,有着黏糊糊湿答答的阴潮感又热得好像骨髓都熬成了汤,但实际上却手脚冰凉,一片干燥。

这样的认知让爆豪感到烦躁不堪,尤其是想到这样的处境下,有个自己超级看不爽的家伙还在清清爽爽地为了毕业考努力,而且还有空发信息。

这家伙以为我缺了几节课就小瞧我吗?毕业考上把他胆汁都要打出来。爆豪恶狠狠地盯着短讯界面那个列在顶端的名字。

 

"小胜病好了点吗?"

"养病的话需要静养,小胜要是看到我的话肯定又会忍不住想要打我,所以我就没有去拜访"

哈?我们关系有到生病了还需要拜访的地步吗?而且明明是废久总是摆出一副找打的脸,那种跃跃欲试想要挑战什么的眼神。

 

"不过我有把作业和笔记复印一下让阿姨转交给你,身体好一点的话可以看看,虽然小胜应该会嫌弃我的笔记有点啰嗦吧。"

那完全就是老太太的用来裹泡菜坛子的布,又臭又长。爆豪嗤之以鼻,啰啰嗦嗦写一大堆,概括起来只有几点而已吧。

 

"小胜,毕业考"

最气的就是这一条!这家伙到底想发点什么啊,从小到大都搞不懂这家伙到底想些什么,说话也吞吞吐吐的,又爱脸红,还一惊一乍的,烦人的要死。

爆豪又在心里颇为幸灾乐祸地想,废久不会是在发信息时被老师发现了吧,这种事情都做不好,真是废物死了。

他在心里脑补出了绿谷出久被老师吊在办公室教训的场景,眼睛里含着一包泪,明明已经成长为相当厉害的家伙了,却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一副软蛋的德行。顺带一说,这也是爆豪胜己讨厌绿谷出久的一个点,让他想起来初中时候那些一面说自己考得不好一面得了高分的家伙。爆豪胜己隐隐约约有种被小瞧和炫耀了的不爽感。

总而言之,对于爆豪胜己来说,绿谷出久是个一言一行都令人火大又让人不得不在意的家伙。

 

因此,当绿谷出久专门挑了爆豪休息的时间去送笔记时,被强撑着的爆豪逮了个正好。

 

彼时正是凌晨,绿谷在晨练之前正把备份的笔记放进爆豪家的邮筒里,便被从天而降的一记爆破打断了这一体贴又多事的举动。

为生病的竹马带笔记,却避而不见正主,总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别扭感。若是关系不好就不应该领这种活计,若是感情真挚则应该勇敢上楼去唠一唠,现在这样反而有种欲盖弥彰,非要具体一点便是我想对你好,可又不想和你有太多关系的另类宣言。

爆豪不知道绿谷是不是有这种小心思,但他既然察觉到了,本着不让对方好过的心态,他也要逮住这多管闲事的家伙。

而逮住后,要干些什么,爆豪却也没有多想。于是两人便一方拧着眉,一方揪着书包带地在爆豪家门口相对无言,口干舌燥。这对幼驯染渊源已久,却在十几年的时光里跌跌撞撞也没找到正确的打开方式,也许就算两人都变成了胡子眉毛一把抓的老头子也没法好好相处,不过也很有可能他们在达成白首如新这个结局之前就分道扬镳了。

 

“小胜?”

“喂。”

 

两人撞车之后又陷入了尴尬地沉默,爆豪本以为自己会因这种局面生气地炸废久一脸,结果也许是发烧确实影响了他的行为,他难得地有些松懈,便也不想咋咋呼呼地吵。

 

“小胜生病有好点了吗?”绿谷防备了一会久久不来的爆破,终于按捺不住试探着开了口。

“还好。”

“马上就要毕业考了……”

“那也能碾压你,废久。”

绿谷被截住了话倒是也不气,反而从中找回了一点节奏来,他苦中作乐地心想习惯真可怕。

“可我不想输给小胜。”绿谷右边身体已经做好了防守准备。

但爆豪只是冷飕飕地拿眼角扫了绿谷一下,堪称温柔。

 

绿谷不道德地开始希望自己这位幼驯染多生生病了。


酒壮怂人胆,绿谷出久可能是出门前喝了假酒,遇上爆豪胜己难得的容忍,便蹬鼻子上脸地开始揪老虎胡须。他当着最后接收人的面把笔记塞到了邮筒里,充满了刻意感。

爆豪胜己感觉自己的拳头蠢蠢欲动。

BOOM!

今天的幼驯染依然是常规结局呢。


TBC

2k了还没写到我想写的小男孩告白,我明明就脑补了一个不到一百字的小萌梗啊。太久没写,怕是废了哭唧唧。复健练手感。


评论(5)
热度(87)

© 咸鱼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