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甜酒

原ID涂荆
高糖低产,博爱杂食
爬墙飞快,随缘更新
恶趣味糟糕!
欧豆豆是三茶

【出胜】积木番外1

预警:
个性膨胀而导致英雄没落的时代,黑手党久x通缉犯胜的光系双敌设定,具体请看正文。

出于结构考虑在正文没有放出的部分共三篇,在此进行厨力放出,存在某些暗示。

正文链接

【刺青】

爆豪胜己在卧底期间想要救一个同伴,可那个同伴没等到他爬上楼,就拉开了引线,剧烈的爆破即使是习以为常的他也被冲击得眩晕了。他顺着焦黑的废墟,找到了同僚,那人已经彻彻底底灰飞烟灭了,但他引起的爆炸拖慢了卧底清洗行动的进程,并给爆豪在锁骨上留下了一道疤痕。
那昏天黑地的爆炸里,有一片破碎的弹片从他颈部划过,爆豪微微一偏,便在他的锁骨处划了一道血痕。后来伤好了依然留下了疤痕。

当时爆豪所处组织的头目友善地给出了前辈的建议,用刺青遮住吧。日本的黑道果然要是有刺青才对味啊。头目抽着雪茄,给出了传统的提议。
爆豪没当面回复他,只是接过了那张刺青师的名片。

爆豪去那家店的时候,刺青师还夸耀着自己的百年匠人传承,好多黑手党都是在我这边做的。爆豪当时并没有介意,他不需要和敌人达成相互理解。

——“Dietro di Me, all'Inferno.”

绿谷含含糊糊地念出了刺青的文字。他用平钝如食草者的牙齿在爆豪的锁骨上伤疤处叠上一层细密的齿印,在锁骨的刺青上印下一圈浅浅的吻,像是玫瑰色的烟雾在白皙的皮肤上层层叠叠地晕开了。

爆豪按着绿谷的脑袋,像是揪开一头黏糊糊的大型犬一样推开绿谷。

“你还会意大利语?你都瞒了我多少东西!”

绿谷委委屈屈地缩了回去,“我不会意大利语,我只会这句话而已。”

“这特么不是更可疑了吗!”

绿谷看着爆豪手心里迸溅的火花,喉头一动。

“你去纹身的那家店,我手下人经常去。有一次我跟着去了,发现老板佳作展示里有你的照片,就问了一下。”

绿谷出久没有告诉将信将疑的爆豪,在那一屋子照片墙中,他一眼就认出了爆豪胜己的锁骨。店主并不敢直言自己的请求,只是偷偷拍了爆豪的锁骨照片,甚至因为紧张,照片糊出了叠影和光晕。但是那些花样繁多的纹身中,绿谷一眼就认出了那简单的刺青,那精致的锁骨。

绿谷说不清认出来那一刻是什么感受,也许有爆豪居然像是黑道一样纹身的诧异和痛心,也许有在他得知这句话含义后的察觉到别有隐情的笃定和信任,但也许,他只是被诱惑了。

绿谷重新靠了回去,爆豪烦躁地想要炸他的脸。

“你没见我在整理资料吗?你眼睛被挖出来当玻璃珠弹着玩了吗!”

“小胜,在里边的时候光总是很暗,所以我近视度数有点加深了,让我近一点吧。”

绿谷轻飘飘地说着,但这风一般的话却揉开了爆豪紧绷的肩颈线。爆豪软和下去,默认了他的靠近。绿谷乘胜追击,他靠过去将自己虚虚埋进爆豪的颈窝。他看着爆豪整理的资料文献,目光游移到那骨节分明的手,手腕处突出一小块粉色的结。他用余光扫过爆豪的锁骨,鼻息洒进那浅浅的窝,拨弄开了满池的雾。那玫瑰色荡漾出来,齿印、吻痕、伤疤,都更深地纠缠在一起了。

评论(9)
热度(75)

© 咸鱼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