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甜酒

原ID涂荆
高糖低产,博爱杂食
爬墙飞快,随缘更新
恶趣味糟糕!
欧豆豆是三茶

【出胜】《这该死的A竟然如此甜美》

《这该死的A竟然如此甜美》

出胜双A,伪B实A久x伪O实A咔,沙雕ABO,充满私设和OOC,大量玩梗不要介意。

 

【1】

 

绿谷出久是个A,他有个烦恼,那就是由于他本身的信息素太温和清新了,别人总是误以为自己是个B。

虽然他本人没有什么性别歧视,但老是被认错还是挺烦的,所以他决定要去买个刺激的信息伪装剂充充场面。

 

绿谷出久:“我想要比较刺激的信息伪装剂。”

店员瞬间悟了,忙说您等着,这一款包您满意。

 

绿谷出久乖乖坐在柜台那里等,他想起以后再也不会被别人认错了就开心,更关键的是,他说不定可以成功和他幼驯染告白。

 

其实这事和告白成功没关系,比如通常情况下女神拒绝你不是因为你左脚鞋带和右脚不是一对,也不是因为今天换了一种洗发膏,而是女神就是想拒绝。不然就算你左脚橙右脚绿,告白瞎扯像放屁,那也是可以成功的。但话是这样说,告白的时候洗一下刘海还是能让人在告白时不至于头痒忘记昨晚熬夜写的表白词,把爱情剧场变异成法制频道的。

 

他幼驯染名叫爆豪胜己,信息素又甜又辣,贼性感,闻起来就让人上瘾。就是性格不是很好,导致有时候信息素有点呛。

 

绿谷出久曾经因为工作原因和一个爆豪胜己的小粉丝接触过。

小粉丝未成年闻不到信息素,非常好奇地问绿谷,“大哥哥,爆心地是什么味道的啊?”

绿谷捋了两把自己的绿色头毛,“根据百度百科那应该是味甜并带辛辣”

 

小孩盯着他一脸鄙夷。

 

绿谷为自己申辩,英雄为了工作方便都常年打抑制剂的,平时气味都不明显。至于某些特殊时期确实味道重一些,但他也不敢趴上去闻啊。

小孩不屑,你不是幼驯染吗?

绿谷心里留下了宽面条泪,刚刚分化控制不好信息素那会的时候又正好是两人关系最不好的时间段啊。

 

爆豪胜己在初三时,炸了他的笔记本,用故作纯良亲和的微笑和邪恶的眼神双重威胁了他。

“废久,你这家伙不管怎么想都是个B吧啊?身体素质一般还没有个性就这样还想考上雄英?白日梦做太多了吧!”

“等等小胜,这话是性别歧视吧!被别人听到举报了你会被批评的啊。”彼时,瘦弱未发育的绿谷被凶恶的幼驯染逼到墙根,双手乱摆。

“哈?歧视?给我搞清楚,我说的是事实,是现实啊!睁开眼给我看清楚吧。”

说着让绿谷睁开眼,爆豪胜己却在绿谷眯着眼在墙角发抖的时候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然后不久经历过一些事情的绿谷就分化了。他拿着A的报告结果回家,就被妈妈的喷泉泪水淹没了。

“等等妈妈你哭什么!”

“呜呜呜呜出久,妈妈对不起你啊!”引子女士哭成了一座喷泉雕像,让绿谷担心担心地递了一杯水过去,以防母亲脱水。

引子女士一边喝水一边哭,偶尔因为模式冲突打个嗝,但总而言之还是可持续循环发展的。

绿谷放下心来,开始和母亲沟通,问她怎么了。

引子女士抽抽搭搭地说,“出久,妈妈没能给你个性,现在也没有给你A的基因,都是妈妈的错。妈妈明明知道你最想当英雄了。”

绿谷半是无语半是感动,他拿出被水冲得模模糊糊的报告。

“妈妈,我是货真价实的A,我也会成为最棒的英雄的。”

母子二人相拥。

 

再后来等绿谷考雄英,与爆豪重逢时,爆豪已经分化成功,并且控制自如了。

反倒是绿谷在分化成A之后不能很好控制,但是因为气味平和也没有什么麻烦。

 

绿谷曾经小心翼翼试探,“爆豪你有闻到什么嘛?”

“十多年的书呆子臭”,爆豪坐在他前面头都没有回,“认识到这一点就给我切腹自尽为这么多年来污染环境忏悔啊?”

对不起,打扰了。

绿谷出久缩了回去。

 

所以幼驯染到底是什么味道呢?

 

“抱歉了,让你久等了先生。”服务生姗姗来迟,“这款产品绝对能满足您的一切期望,噔噔噔噔——”

“——独家爆心地同款信息伪装剂,甘甜与辛辣的完美融合,前调微微的辛辣感勾起人的注意力,是沉闷内心那座海底火山的喷发,中调甜味又逐渐占据上风……”

“等等!先生你怎么了!你不要晕倒啊!我明白了,你一定是嫉妒爆心地哪怕脾气那么坏但是就因为是个O,就因为信息素就那么多人喜欢他,对吧!没关系,随着科技进步,我们B也是可以有真爱的啊!先生!先生你怎么吐血了!!!”

 

 

最后绿谷出久还是掏钱买下了。

 

最最后,在和朋友轰焦冻一起出任务时露馅了。

轰闻了一下,抬起头面无表情,“甜辣味?辣条吗?”

 

绿谷出久耳边传来了爆破声。

 

新人英雄绿谷出久,年20。

 

【2】

 

爆豪胜己是个A,他有个烦恼,那就是由于气味太甜了,总是被当成O。一开始他不在意其他人怎么想,就懒得解释,后来都流传开来,他再怎么解释都会收到别人一脸我懂式的敷衍应和。

而且走在街上就会有人窃窃私语,哇是那个超级凶恶的O呢。

如果爆豪胜己扭头大怒,老子是A。

路人就一边说嗯嗯我懂我知道了是A,一边用目光说完剩下的台词,生错性别也确实挺令人难以接受的呢。

 

潮爆牛王在后面咳嗦了一声。

 

爆豪胜己深吸一口气让火花在自己手里炸了个噼里啪啦。路边小孩兴奋地指着他说,炮仗人欸!

 

潮爆牛王在后面咳成了肺结核。

 

之所以造成这种情况,主要是ABO平权活动要求除了医生无人可以查看任何人的性别资料,在社会上第二性别属于非常私密的问题。虽然有人会主动公开,但英雄由于工作问题是禁止公开的。又不能因为你是O,敌人就少划拉你两刀,还指不定出什么阴招呢。

 

在这一点上,爆豪胜己不得不承认自己从小就认识的家伙废久有一点可取之处。

从来没有人针对过B出阴招的。

 

但除此之外,爆豪胜己就对绿谷出久横挑鼻子竖挑眼地看不惯了。

首先第一点,这厮在高中之后就开始蹿个,现在已经和自己齐平。虽然没比自己高,但算一下增长速度就是自己输了。爆豪胜己把小学后就断了的牛奶加了回来。

第二点,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默认他们俩有什么关系似的,总是把他们联系在一起相提并论。

 

“这也是难免的吧,从小到大的幼驯染欸?这可是主角待遇啊。”上鸣电气在一旁火上浇油。

“哈?我和你还从小到大都一起在日本长大呢?”爆豪低吼着怼了回去。

“不,明显不一样吧。”

爆豪冲着上鸣电气翻了一个三白眼就自顾自地先走了。

 

“你干嘛招他?他最近易感期啊?”切岛用手肘捣了一下上鸣。

“哇哦,你连爆豪易感期都记的?”

“想什么你?他信息素那么明显你闻不到啊?”

“嘿嘿嘿说起来信息素啊,你昨天上线了吗?”上鸣贼兮兮地趴在切岛肩上,附耳贱笑,“大家都说啊,爆豪是个O呢。”

切岛看着这个疑似训练过度的傻子,少有地想要离他远一点。

 

“虽然大家没有明说其实都是能感觉出来的吧?轰、饭田还有芦户都是A,八百万她们几个是O,其他不出意料的话就是B了。不过爆豪的话就超奇怪?如果说是A,味道也太甜了吧!如果是O的话,又太有威慑力了吧。但是爆豪本人就超爆炸了,所以可能是本人气质导致甜美的信息素变异了,怎么样?是不是超级靠谱地推理。”

 

“爆豪,他刚刚落下东西了。”

切岛以一种看死人的眼光看着上鸣,又看了看在上鸣背后已经狂暴化的爆豪,在心里为上鸣画了个十字。

 

在狂躁的背景音(去死吧,白痴脸!)中,切岛掏出手机,清空了昨天的上网记录。

 

对不起啦,上鸣,那个帖子我也有回复啊!

 

总之,关于爆豪胜己是个O的谣言就这样一发不可收拾地流行开了。

 

也成为了爆豪派阀的日常调侃,真是美好的同学情谊啊。

 

“所以说,原来如此……”芦户突然握紧了拳头,“这就可以解释的清楚了!”

上鸣:“等等!你不要突然擅自明白了什么啊!”

芦户:“啊哈?这都不明白吗?你真是笨蛋欸!这样的话爆豪和绿谷那样奇怪的幼驯染关系就可以理解了!”

芦户振臂高挥,“这就是爱情啊!”

“原来如此啊!”丽日御茶子抱拳惊叹,“这是什么小学生恋爱啊!”

芦户:“看似赞同但是实际吐槽我了呢!”

“不是的,我是真的觉得很有理有据呢!”丽日补充,“爆豪确实很喜欢向绿谷释放信息素呢,那种失控式的释放,超级明显的!”

“哦哦,确实呢,爆豪同学对信息素其实控制得很好,我作为O都很少被刺激到,所以不是爆豪控制能力的问题,那就是故意的”八百万轻点下巴,“也就说,是表白吗?”

 

在旁边的耳郎感觉今天的风儿有些喧嚣,她一点都不想听懂她们的谈话。

说到底,推测的前提就不靠谱吧!不要随随便便就给爆豪盖章是O啊!

 

“这样啊!我作为哥们都没有看穿兄弟的内心,真是太不称职了!”切岛握着拳,满脸懊悔。

上鸣:“我也是,我还总拿他们开玩笑。爆豪他其实心里很苦吧,作为一个残暴的O只能用这种方式示爱,太痛苦了。”

常暗:“禁忌之恋”

并没有,BO也算是正常吧,等等,我为什么潜移默化地认同了爆豪是O这种设定?清醒一点啊,耳郎。

 

饭田:“因为自己是O而不好意思告白吗?果然,alpha沙文主义还是有影响。爆豪可能一直都觉得自己会分化成A吧,但是结果却是现在这样,自卑和自傲冲击在一起还有暗恋的苦涩。可恶,身为班长,有同学就在我身边受着如此折磨,我却没有注意到,我有责任帮助同学走出阴影!”

不要突然拔高到性别歧视的高度了啊!

 

轰:“说起来体育祭爆豪有说让我不要向绿谷宣战,所以,是在守护绿谷吗?”

 

守护绿谷,这几个字久久回荡在大厅,场面一时由于过于震惊而显得很尴尬。空气中凝结了卧槽搞什么沙雕狗血言情剧场和这特么为啥这么有理有据令人信服啊的话语。

 

吱呀一声。

 

话题中心的二人,同时进入了大厅。

 

众人面面相觑,只觉得这大概就是天意吧。

 

 

TBC/END

纯粹恶搞段子,瞎写的,可能会写两个人被撮合之后日常拆家,因为破坏性太大双双破产。互相打抑制剂,结果绿谷手滑之后被揍了。在对方心里是B的真A绿谷和在对方心里是O的真A爆豪的尴尬夜晚。挑明之前,两个人因为误解而造成的一系列乌龙。

但是可能我脑过了爽过了,就不想写了也有可能。

 



评论(10)
热度(301)

© 咸鱼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